中文搜索引擎 网页歌曲图片
 英汉互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净土大经解演义(600集) 净土大经科注 净空法师学佛答问 佛说阿弥陀经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影尘回忆录 书房其它目录
妙音居士林 - 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妙音居士林扎根教育三明六通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手机及高端浏览器发表新主题  适合低端浏览器的老式发表框   回复帖子
本帖被点击 1736 次、回复 2 帖,共 1
适合打印机的版本 本主题新闻模式  报告本帖 浏览上一篇主题 浏览下一篇主题
 主题: 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下到楼底 

阿慧

回复勋章常来勋章持久勋章元老勋章
等级:中将
积分:50339
活力:0
魅力:3715
主题:880
回帖:7167
精华:220
财富:4
注册:2007-11-24
泡点:7377小时
考勤:75天前来过
 资料 | 帖子 | 好友 | QQ | 短信 | 电邮 | 博客 | 相册 楼主 No.1

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作者:黎晶

(原任黑龙江五大连池市委书记,后任北京延庆区、门头沟区区委副书记,退休前任北京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1

近日,何新先生的微博发布了一组回忆文章,文中述及我在五大连池工作时,曾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异人王恩庆。此人能够神准预知人事未来,貌似神话。因之此文发布后轰动一时,引起许多人来向我询问真假。

文章的起因,其实是由于几天前我曾经与何新兄通了一个电话。王恩庆确实是经我介绍给何新的,此后老王的命运即发生重大转折,泾渭分明。而故事发生的起点,则是在我当时任职的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

何新先生的文章已经讲述了关于他与王恩庆认识后的一部分故事。至于王恩庆之前的故事,则我知道更多——其中有些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有些是我当年在当地听到的一些传说。       

何新兄近日又跟我通话,提议说,你不妨也把老王的前事写一写,可以作为野史,至少可供有兴趣者解闷儿。也好,反正我现在也已退休,无官一身轻了。  

故事始于1990年春。这一年我接到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我由黑河地区行政公署经济技术合作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职务,转调为中共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任市委书记。作为一个下乡北大荒已经二十多年的老北京知识青年,当时我还处在39岁风华正茂的年龄。      

到新工作岗位后,我初次担任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但也是孤身一人独闯入一个陌生的政治生态。所遇到的困境可想而知。好在经过一年多的辛劳工作,在新地方也还是干出一点业绩,政声鹊起。(可参看当年黑龙江日报的通讯报道“一座新火山的传说”,还有《人民文学》杂志发表的关于我的报告文学“跨世纪的人”。

​工作之余的闲暇之际,我常爱听市委办公室的秘书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有一天他们中有人告诉我,说当地有一个半仙之人,名叫王恩庆,有许多关于他的奇异到近乎离奇的故事。

那些传说的事情,听起来简直近乎神话。当然,做为一个市委书记,我是不会、也不可能轻信这种东西的,听听而已,然后就一笑置之——左耳进右耳出。

2​

但是五大连池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家属突然遭遇了一次车祸。而围绕此事发生的一些传闻,却让我不能不设法要认真探个究竟。

那位王xx副市长的妻子生前是本市司法局的副局长。据说王恩庆曾预先告诉她本月某日不可外出她有血光之灾。不知她是忘记了那个黑色的日子,还是根本就没当回事不相信。那天她接到地区通知去黑河司法局开会,会议结束返回的路上,遭遇意外车祸身亡。       

一时间此事在市里沸沸扬扬传得神乎其神。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呢?说小了,这是传播迷信,说大了会动摇我们的基本信仰。我决定在追悼会上要和这位副市长认真谈一谈。        

我与王副市长谈话时,他似乎很淡定。悲痛之余,叙述了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    

关于王恩庆其人的详细情况,副市长说他并不熟悉。其实王恩庆的本名和来历当地人似乎知道很少,只知道他在当地有个绰号是“半仙”。

王副市长的妻子也是本地人。前些时候她的娘家遇到点事情,有人建议她找王先生给指点一下。但是见面后,王先生 却说:妳娘家那点事是小事,妳自己最近却有灾缠身。如果妳能躲过此劫,娘家的事也会迎刃而解。本月X日妳不能出屋见光,24小时后就平安无事了。

妻回家后将此话当笑谈告诉了丈夫,但也随手将日子写在月份牌上。      

快到那一天的时候,王副市长还半作真半玩笑地提醒妻子,最好明天请假不要上班。但是无巧不成书,单单那天妻子接到地区司法局的通知,要她去黑河汇报工作。党员干部当然一切要以工作为重。关于那种所谓的预言忠告,自然她立刻就丢到了脑后。叫上司机她就去了黑河。却没想到回来竟然遭遇一场多车追尾的车祸,结果唯独她不幸身亡。       

对王副市长的这些陈述,我仍然表示不可能相信,我认为,这最多也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因此,当时我即以党性原则告知王副市长,关于此事这些说法应该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散布,也不要传播。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绝对不能轻信这种无稽之说。

但是,纸包不住火。关于王副市长夫人的去世,还是在当地被人炒的沸沸扬扬地。

3​

围绕王副市长夫人离世的传闻,让我对本地这位“半仙”产生了一定的关注。     

有一天省劳改局永丰农场的政委来拜访我。饭桌之上闲谈,他也聊起了这位奇异之人王恩庆。

正如何新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五大连池那个劳改农场逃逸的犯人均会在王恩庆的指点下被一一抓捕归案。

这位农场政委曾经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这是百分百的真实情况。政委还笑着说,跟农场的犯人提起王半仙比狱警管用,不用吓唬他们,永丰从无一个犯人能逃跑成功。

政委的说法既令我半信半疑,也令我对此人进一步产生了关注的兴趣一一难道小小的五大连池市竟然真有这样一个奇异人?

于是有一天,我叫来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滕贞甫,一个聪明干练的年轻人,他机关应用文写的不错,业余还喜欢舞文弄墨,在报刋上不时有文字作品发表。他是我到任后才提拔起来的新干部,是我比较信任的人。(顺便说一句,这位笔名“老藤”的他现在仍然在工作,是现任的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      

我交代小滕,你替我去办一件严肃又必须保密的事情。我将一个纸条交给他,上面有我事先写好的我的公历出生年月日。

我交给他后,特别慎重地嘱咐他说——你对他不能提我,你就说这个是从你山东老家寄来的,你的亲戚。不是人们都说王恩庆会看吗?你就让他测测此人,看看前途如何?

小滕答应说晚上下班后就过去找他。

我记得那天当晚是个无月漆黑之夜。小藤去拜访了这位传得神乎其神的王先生。       

以下是小藤回来向我汇报的内容:

王恩庆小心翼翼地开门接待了小藤,他接过纸条仔细看过,听完小藤的说辞,思忖了几分钟。然后这位王半仙郑重地将纸条放在桌面上。

他端详了一会小滕,忽地一声冷笑说——这哪儿是你山东什么亲戚呀!你是懵唬我啊!这是咱们市委书记黎晶的八字。

滕贞甫说,当时他听这话后,顿时倒吸一口气,被惊得目瞪口呆。

缓了一下神后,他毕恭毕敬地问王先生:王老师,那您能不能跟我说说黎书记的前途如何呢?

王恩庆笑了。他说:这我可不能跟你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有机会当着黎书记的真人面再说吧。

听完小藤的汇报,从不相信歪门邪道的我,也有点不知所从了。我想,就算王恩庆能知道我的生辰一一任职简历上可能有。但全国全市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多了,小藤的同事和领导也为数不少,而他怎么一下就能一口断定那就是我的生辰八字呢?

4​

我决定找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这位“半仙”,一辦真伪。

为了尽量缩小影响,我让市委办公室事前做了一些较周密的安排,轻车简从,封锁消息。选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侯,在小藤引导下,我跨入了老王家那个让人难测高深的农家院子。

​王恩庆把我让进了他自己住的小屋。看上去,王恩庆五十岁左右,略显单薄清瘦,一个大众常规的脸,看起来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见面后沒有寒喧,谈话直入主题。我说久闻你大名,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他单刀直入地就谈了我的从前,包括我的家庭情况,婚姻子女,乃至包括一些很私密的个人的事情。他的似乎无所不知,当时让我简直瞠目结舌,百思难解。

王恩庆说:黎书记你在五大连池的政绩,百姓有口皆碑,你如今是全省政界的一颗新星。但是恕我直言,你干的就是再好,也不会在本省再得到提拔。

我问为什么?

老王就一二三四地讲出官场中近期与我有关的一些事情,包括我面临的矛盾、争议、非议和纠纷。这些情况,有些我只有隐约感觉,自己也不明其就里。但是他却能一一娓娓道来,以至什么人是给我助力的贵人,什么人是相克的小人云云。

最后他说,其实这些对你都不重要。三年之内,你一定会举家南迁。

我惊讶地问他,我南迁去何处?他说目前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听完他的话之后,我心里有些沮丧,而且十分不悦。

我心想,自己久已立志要在黑龙江干出一番事业,怎么可能三年内就会离开五大连池这块好山好水的火山宝地呢?       

离开王恩庆家回来,我半夜未成眠。对他的话我心存极大的疑惑。

如果不信他——为什么他居然能说出我那么多过往之事和家事?这些事情我甚至从未对外人讲过。但若说可信他,我却从来没有考虑以后离开此地。

实际上,当时我并不相信会有这个结局。

 

5

1991年中央组织部决定在京举办一期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班,每省仅有一个指标,参加者作为提拔对象直接进入中央党校的地厅干部班学习。

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经过选拔,决定派我去参加学习。黑河地委领导也已经同意,认为这也是地区的一种荣誉。

当然,此事对我个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第一有机会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镀金,是当年多少青年干部的梦想。其次,此行对我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意义。我的父母年事都已高,疾病缠身,如果我在京学习一年即可以有机会侍奉父母,尽尽孝心,一补过去二十年身在边疆对二老的亏欠。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的此行成行,那么从党校毕业之后则时间已过三年,王恩庆所预言的我会在三年之内举家南迁,就只能当作一个笑谈。

不久,我就接到了中央党校的入学通知书。我立即安排预订了进京的火车票,只待按时启程。但是没有成想的是,突然平地一声炸雷,破灭了我的进京学习之梦。原因是黑河地区的领导班子在我行前突然有变。

新到任的黑河地委书记到任后,专门约我见面谈话,他表示:目前不同意我进京去学习。理由是他新到任,需要我帮助,而且五大连池的工作也不能离开我。

尽管我再三申辩和恳求,结果全然无效。我感觉这位新领导是如此不通情理,我这个不懂官场潜规则的北京知青,当时几乎与他闹翻了脸,谈僵了。

进京学习的好事,也就瞬间变成一团泡沫,然后彻底破灭。回到五大连池后,我的心情低沉压抑,陷入痛苦。

但是,​五大连池毕竟是黑龙江的一块风水宝地,是具有独特火山地质、地貌和丰富资源的著名风景名胜区。每年来这里观光考察的领导和文化人都有很多。

恰在此时,何新先生到来了。

6​

记得那件事也很奇怪。我和黑河地区那位新领导谈崩回来后,曾经见到王先生,他安慰我不要沮丧。

那天晚上,老王特地去找小藤,关照他告诉我,这两天北京就有人来。请黎书记特别注意迎候。最好是去招待所住。

后来与何新相识的过程,老何的文章里已有介绍。

在何新先生从五大连池走后,还有一些北京市的领导,包括东城区委书记、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兼通县委书记等先后到五大连池市考察。作为北京的同乡,他们听说我的事情后都很同情。尤其是通县书记卢松华,那是我原籍的父母官,我以前在黑河地区工作时与他即有交往。他们都表示,有机会愿意助力将我调回北京。

在何新兄及上述领导的关注下,尽管我做梦都没想到今生还能回北京工作,结果仅仅三个月时间便大功告成。

7

一纸调令果真从北京飞来——是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发给省组织部的红头商调函:关于同意引进北京知青人才,同意接收黎晶同志全家进京安排工作的通知。真是喜从天降呀!

1993年的春天到来了。但是,3月间的北大荒的清晨,仍十分寒冷。

临行那一天,我五大连池的家门口,一早起来就拥满了前来送行的当地百姓。我含着热泪和已经相处三年的父老乡亲们握手道谢告别。

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看到了王恩庆,他居然也挤在人群中前来为我送别。我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他笑一笑,没有言语,表情十分复杂。他给我手中塞了一个纸条。但当时人山人海,我来不及看,也无法多说什么。等我就要登车,回转身再想与他告别,他人却已经不见了。

 一辆丰田中巴载着我们全家及行装驶向北京。

坐在汽车上,我打开了他给我塞的那个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此行回京必有重用,最终归宿是文艺。

然而我又有疑惑,我一直的期望是继续从政,怎么以后会与文艺打交道呢?

回到北京后,我就在北京多个郊县区辗转任职,工作调换了多个岗位。

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听说王恩庆来京,但是他没和我联系。北京太大了,人海茫茫,我后来与他即无缘再见面。不仅如此,最近的二十年,我与何新兄实际上也是我忙他也忙,因此闻声不见人,多年里中断了联系。

2011年,我从北京市文联第七届驻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任上办理了退休手续。而我最终的工作岗位,确实竟然就是北京市的文艺圈——正如老王塞给我的那个临行赠语。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可惜,当年老王最后交给我的纸条没有保存下来。不然留到今天,会是对生活中曾确有如此奇异之人的一个有趣的证物了。

以上所记述,是因我读了何新兄那篇《奇人王恩庆》之文后,有感而引发的一些回忆,也算是对于我们两人这位共同朋友的一个纪念吧。

2018年9月23日夜记于北京寓所】

作者:黎晶

(原任黑龙江五大连池市委书记,后任北京延庆区、门头沟区区委副书记,退休前任北京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1

近日,何新先生的微博发布了一组回忆文章,文中述及我在五大连池工作时,曾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异人王恩庆。此人能够神准预知人事未来,貌似神话。因之此文发布后轰动一时,引起许多人来向我询问真假。

文章的起因,其实是由于几天前我曾经与何新兄通了一个电话。王恩庆确实是经我介绍给何新的,此后老王的命运即发生重大转折,泾渭分明。而故事发生的起点,则是在我当时任职的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

何新先生的文章已经讲述了关于他与王恩庆认识后的一部分故事。至于王恩庆之前的故事,则我知道更多——其中有些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有些是我当年在当地听到的一些传说。       

何新兄近日又跟我通话,提议说,你不妨也把老王的前事写一写,可以作为野史,至少可供有兴趣者解闷儿。也好,反正我现在也已退休,无官一身轻了。  

故事始于1990年春。这一年我接到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我由黑河地区行政公署经济技术合作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职务,转调为中共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任市委书记。作为一个下乡北大荒已经二十多年的老北京知识青年,当时我还处在39岁风华正茂的年龄。      

到新工作岗位后,我初次担任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但也是孤身一人独闯入一个陌生的政治生态。所遇到的困境可想而知。好在经过一年多的辛劳工作,在新地方也还是干出一点业绩,政声鹊起。(可参看当年黑龙江日报的通讯报道“一座新火山的传说”,还有《人民文学》杂志发表的关于我的报告文学“跨世纪的人”。

​工作之余的闲暇之际,我常爱听市委办公室的秘书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有一天他们中有人告诉我,说当地有一个半仙之人,名叫王恩庆,有许多关于他的奇异到近乎离奇的故事。

那些传说的事情,听起来简直近乎神话。当然,做为一个市委书记,我是不会、也不可能轻信这种东西的,听听而已,然后就一笑置之——左耳进右耳出。

2​

但是五大连池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家属突然遭遇了一次车祸。而围绕此事发生的一些传闻,却让我不能不设法要认真探个究竟。

那位王xx副市长的妻子生前是本市司法局的副局长。据说王恩庆曾预先告诉她本月某日不可外出她有血光之灾。不知她是忘记了那个黑色的日子,还是根本就没当回事不相信。那天她接到地区通知去黑河司法局开会,会议结束返回的路上,遭遇意外车祸身亡。       

一时间此事在市里沸沸扬扬传得神乎其神。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呢?说小了,这是传播迷信,说大了会动摇我们的基本信仰。我决定在追悼会上要和这位副市长认真谈一谈。        

我与王副市长谈话时,他似乎很淡定。悲痛之余,叙述了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    

关于王恩庆其人的详细情况,副市长说他并不熟悉。其实王恩庆的本名和来历当地人似乎知道很少,只知道他在当地有个绰号是“半仙”。

王副市长的妻子也是本地人。前些时候她的娘家遇到点事情,有人建议她找王先生给指点一下。但是见面后,王先生 却说:妳娘家那点事是小事,妳自己最近却有灾缠身。如果妳能躲过此劫,娘家的事也会迎刃而解。本月X日妳不能出屋见光,24小时后就平安无事了。

妻回家后将此话当笑谈告诉了丈夫,但也随手将日子写在月份牌上。      

快到那一天的时候,王副市长还半作真半玩笑地提醒妻子,最好明天请假不要上班。但是无巧不成书,单单那天妻子接到地区司法局的通知,要她去黑河汇报工作。党员干部当然一切要以工作为重。关于那种所谓的预言忠告,自然她立刻就丢到了脑后。叫上司机她就去了黑河。却没想到回来竟然遭遇一场多车追尾的车祸,结果唯独她不幸身亡。       

对王副市长的这些陈述,我仍然表示不可能相信,我认为,这最多也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因此,当时我即以党性原则告知王副市长,关于此事这些说法应该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散布,也不要传播。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绝对不能轻信这种无稽之说。

但是,纸包不住火。关于王副市长夫人的去世,还是在当地被人炒的沸沸扬扬地。

3​

围绕王副市长夫人离世的传闻,让我对本地这位“半仙”产生了一定的关注。     

有一天省劳改局永丰农场的政委来拜访我。饭桌之上闲谈,他也聊起了这位奇异之人王恩庆。

正如何新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五大连池那个劳改农场逃逸的犯人均会在王恩庆的指点下被一一抓捕归案。

这位农场政委曾经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这是百分百的真实情况。政委还笑着说,跟农场的犯人提起王半仙比狱警管用,不用吓唬他们,永丰从无一个犯人能逃跑成功。

政委的说法既令我半信半疑,也令我对此人进一步产生了关注的兴趣一一难道小小的五大连池市竟然真有这样一个奇异人?

于是有一天,我叫来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滕贞甫,一个聪明干练的年轻人,他机关应用文写的不错,业余还喜欢舞文弄墨,在报刋上不时有文字作品发表。他是我到任后才提拔起来的新干部,是我比较信任的人。(顺便说一句,这位笔名“老藤”的他现在仍然在工作,是现任的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      

我交代小滕,你替我去办一件严肃又必须保密的事情。我将一个纸条交给他,上面有我事先写好的我的公历出生年月日。

我交给他后,特别慎重地嘱咐他说——你对他不能提我,你就说这个是从你山东老家寄来的,你的亲戚。不是人们都说王恩庆会看吗?你就让他测测此人,看看前途如何?

小滕答应说晚上下班后就过去找他。

我记得那天当晚是个无月漆黑之夜。小藤去拜访了这位传得神乎其神的王先生。       

以下是小藤回来向我汇报的内容:

王恩庆小心翼翼地开门接待了小藤,他接过纸条仔细看过,听完小藤的说辞,思忖了几分钟。然后这位王半仙郑重地将纸条放在桌面上。

他端详了一会小滕,忽地一声冷笑说——这哪儿是你山东什么亲戚呀!你是懵唬我啊!这是咱们市委书记黎晶的八字。

滕贞甫说,当时他听这话后,顿时倒吸一口气,被惊得目瞪口呆。

缓了一下神后,他毕恭毕敬地问王先生:王老师,那您能不能跟我说说黎书记的前途如何呢?

王恩庆笑了。他说:这我可不能跟你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有机会当着黎书记的真人面再说吧。

听完小藤的汇报,从不相信歪门邪道的我,也有点不知所从了。我想,就算王恩庆能知道我的生辰一一任职简历上可能有。但全国全市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多了,小藤的同事和领导也为数不少,而他怎么一下就能一口断定那就是我的生辰八字呢?

4​

我决定找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这位“半仙”,一辦真伪。

为了尽量缩小影响,我让市委办公室事前做了一些较周密的安排,轻车简从,封锁消息。选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侯,在小藤引导下,我跨入了老王家那个让人难测高深的农家院子。

​王恩庆把我让进了他自己住的小屋。看上去,王恩庆五十岁左右,略显单薄清瘦,一个大众常规的脸,看起来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见面后沒有寒喧,谈话直入主题。我说久闻你大名,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他单刀直入地就谈了我的从前,包括我的家庭情况,婚姻子女,乃至包括一些很私密的个人的事情。他的似乎无所不知,当时让我简直瞠目结舌,百思难解。

王恩庆说:黎书记你在五大连池的政绩,百姓有口皆碑,你如今是全省政界的一颗新星。但是恕我直言,你干的就是再好,也不会在本省再得到提拔。

我问为什么?

老王就一二三四地讲出官场中近期与我有关的一些事情,包括我面临的矛盾、争议、非议和纠纷。这些情况,有些我只有隐约感觉,自己也不明其就里。但是他却能一一娓娓道来,以至什么人是给我助力的贵人,什么人是相克的小人云云。

最后他说,其实这些对你都不重要。三年之内,你一定会举家南迁。

我惊讶地问他,我南迁去何处?他说目前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听完他的话之后,我心里有些沮丧,而且十分不悦。

我心想,自己久已立志要在黑龙江干出一番事业,怎么可能三年内就会离开五大连池这块好山好水的火山宝地呢?       

离开王恩庆家回来,我半夜未成眠。对他的话我心存极大的疑惑。

如果不信他——为什么他居然能说出我那么多过往之事和家事?这些事情我甚至从未对外人讲过。但若说可信他,我却从来没有考虑以后离开此地。

实际上,当时我并不相信会有这个结局。

 

5

1991年中央组织部决定在京举办一期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班,每省仅有一个指标,参加者作为提拔对象直接进入中央党校的地厅干部班学习。

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经过选拔,决定派我去参加学习。黑河地委领导也已经同意,认为这也是地区的一种荣誉。

当然,此事对我个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第一有机会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镀金,是当年多少青年干部的梦想。其次,此行对我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意义。我的父母年事都已高,疾病缠身,如果我在京学习一年即可以有机会侍奉父母,尽尽孝心,一补过去二十年身在边疆对二老的亏欠。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的此行成行,那么从党校毕业之后则时间已过三年,王恩庆所预言的我会在三年之内举家南迁,就只能当作一个笑谈。

不久,我就接到了中央党校的入学通知书。我立即安排预订了进京的火车票,只待按时启程。但是没有成想的是,突然平地一声炸雷,破灭了我的进京学习之梦。原因是黑河地区的领导班子在我行前突然有变。

新到任的黑河地委书记到任后,专门约我见面谈话,他表示:目前不同意我进京去学习。理由是他新到任,需要我帮助,而且五大连池的工作也不能离开我。

尽管我再三申辩和恳求,结果全然无效。我感觉这位新领导是如此不通情理,我这个不懂官场潜规则的北京知青,当时几乎与他闹翻了脸,谈僵了。

进京学习的好事,也就瞬间变成一团泡沫,然后彻底破灭。回到五大连池后,我的心情低沉压抑,陷入痛苦。

但是,​五大连池毕竟是黑龙江的一块风水宝地,是具有独特火山地质、地貌和丰富资源的著名风景名胜区。每年来这里观光考察的领导和文化人都有很多。

恰在此时,何新先生到来了。

6​

记得那件事也很奇怪。我和黑河地区那位新领导谈崩回来后,曾经见到王先生,他安慰我不要沮丧。

那天晚上,老王特地去找小藤,关照他告诉我,这两天北京就有人来。请黎书记特别注意迎候。最好是去招待所住。

后来与何新相识的过程,老何的文章里已有介绍。

在何新先生从五大连池走后,还有一些北京市的领导,包括东城区委书记、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兼通县委书记等先后到五大连池市考察。作为北京的同乡,他们听说我的事情后都很同情。尤其是通县书记卢松华,那是我原籍的父母官,我以前在黑河地区工作时与他即有交往。他们都表示,有机会愿意助力将我调回北京。

在何新兄及上述领导的关注下,尽管我做梦都没想到今生还能回北京工作,结果仅仅三个月时间便大功告成。

7

一纸调令果真从北京飞来——是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发给省组织部的红头商调函:关于同意引进北京知青人才,同意接收黎晶同志全家进京安排工作的通知。真是喜从天降呀!

1993年的春天到来了。但是,3月间的北大荒的清晨,仍十分寒冷。

临行那一天,我五大连池的家门口,一早起来就拥满了前来送行的当地百姓。我含着热泪和已经相处三年的父老乡亲们握手道谢告别。

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看到了王恩庆,他居然也挤在人群中前来为我送别。我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他笑一笑,没有言语,表情十分复杂。他给我手中塞了一个纸条。但当时人山人海,我来不及看,也无法多说什么。等我就要登车,回转身再想与他告别,他人却已经不见了。

 一辆丰田中巴载着我们全家及行装驶向北京。

坐在汽车上,我打开了他给我塞的那个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此行回京必有重用,最终归宿是文艺。

然而我又有疑惑,我一直的期望是继续从政,怎么以后会与文艺打交道呢?

回到北京后,我就在北京多个郊县区辗转任职,工作调换了多个岗位。

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听说王恩庆来京,但是他没和我联系。北京太大了,人海茫茫,我后来与他即无缘再见面。不仅如此,最近的二十年,我与何新兄实际上也是我忙他也忙,因此闻声不见人,多年里中断了联系。

2011年,我从北京市文联第七届驻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任上办理了退休手续。而我最终的工作岗位,确实竟然就是北京市的文艺圈——正如老王塞给我的那个临行赠语。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可惜,当年老王最后交给我的纸条没有保存下来。不然留到今天,会是对生活中曾确有如此奇异之人的一个有趣的证物了。

以上所记述,是因我读了何新兄那篇《奇人王恩庆》之文后,有感而引发的一些回忆,也算是对于我们两人这位共同朋友的一个纪念吧。

2018年9月23日夜记于北京寓所】

转自

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作者:黎晶

(原任黑龙江五大连池市委书记,后任北京延庆区、门头沟区区委副书记,退休前任北京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1

近日,何新先生的微博发布了一组回忆文章,文中述及我在五大连池工作时,曾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异人王恩庆。此人能够神准预知人事未来,貌似神话。因之此文发布后轰动一时,引起许多人来向我询问真假。

文章的起因,其实是由于几天前我曾经与何新兄通了一个电话。王恩庆确实是经我介绍给何新的,此后老王的命运即发生重大转折,泾渭分明。而故事发生的起点,则是在我当时任职的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

何新先生的文章已经讲述了关于他与王恩庆认识后的一部分故事。至于王恩庆之前的故事,则我知道更多——其中有些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有些是我当年在当地听到的一些传说。       

何新兄近日又跟我通话,提议说,你不妨也把老王的前事写一写,可以作为野史,至少可供有兴趣者解闷儿。也好,反正我现在也已退休,无官一身轻了。  

故事始于1990年春。这一年我接到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我由黑河地区行政公署经济技术合作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职务,转调为中共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任市委书记。作为一个下乡北大荒已经二十多年的老北京知识青年,当时我还处在39岁风华正茂的年龄。      

到新工作岗位后,我初次担任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但也是孤身一人独闯入一个陌生的政治生态。所遇到的困境可想而知。好在经过一年多的辛劳工作,在新地方也还是干出一点业绩,政声鹊起。(可参看当年黑龙江日报的通讯报道“一座新火山的传说”,还有《人民文学》杂志发表的关于我的报告文学“跨世纪的人”。

​工作之余的闲暇之际,我常爱听市委办公室的秘书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有一天他们中有人告诉我,说当地有一个半仙之人,名叫王恩庆,有许多关于他的奇异到近乎离奇的故事。

那些传说的事情,听起来简直近乎神话。当然,做为一个市委书记,我是不会、也不可能轻信这种东西的,听听而已,然后就一笑置之——左耳进右耳出。

2​

但是五大连池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家属突然遭遇了一次车祸。而围绕此事发生的一些传闻,却让我不能不设法要认真探个究竟。

那位王xx副市长的妻子生前是本市司法局的副局长。据说王恩庆曾预先告诉她本月某日不可外出她有血光之灾。不知她是忘记了那个黑色的日子,还是根本就没当回事不相信。那天她接到地区通知去黑河司法局开会,会议结束返回的路上,遭遇意外车祸身亡。       

一时间此事在市里沸沸扬扬传得神乎其神。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呢?说小了,这是传播迷信,说大了会动摇我们的基本信仰。我决定在追悼会上要和这位副市长认真谈一谈。        

我与王副市长谈话时,他似乎很淡定。悲痛之余,叙述了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    

关于王恩庆其人的详细情况,副市长说他并不熟悉。其实王恩庆的本名和来历当地人似乎知道很少,只知道他在当地有个绰号是“半仙”。

王副市长的妻子也是本地人。前些时候她的娘家遇到点事情,有人建议她找王先生给指点一下。但是见面后,王先生 却说:妳娘家那点事是小事,妳自己最近却有灾缠身。如果妳能躲过此劫,娘家的事也会迎刃而解。本月X日妳不能出屋见光,24小时后就平安无事了。

妻回家后将此话当笑谈告诉了丈夫,但也随手将日子写在月份牌上。      

快到那一天的时候,王副市长还半作真半玩笑地提醒妻子,最好明天请假不要上班。但是无巧不成书,单单那天妻子接到地区司法局的通知,要她去黑河汇报工作。党员干部当然一切要以工作为重。关于那种所谓的预言忠告,自然她立刻就丢到了脑后。叫上司机她就去了黑河。却没想到回来竟然遭遇一场多车追尾的车祸,结果唯独她不幸身亡。       

对王副市长的这些陈述,我仍然表示不可能相信,我认为,这最多也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因此,当时我即以党性原则告知王副市长,关于此事这些说法应该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散布,也不要传播。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绝对不能轻信这种无稽之说。

但是,纸包不住火。关于王副市长夫人的去世,还是在当地被人炒的沸沸扬扬地。

3​

围绕王副市长夫人离世的传闻,让我对本地这位“半仙”产生了一定的关注。     

有一天省劳改局永丰农场的政委来拜访我。饭桌之上闲谈,他也聊起了这位奇异之人王恩庆。

正如何新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五大连池那个劳改农场逃逸的犯人均会在王恩庆的指点下被一一抓捕归案。

这位农场政委曾经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这是百分百的真实情况。政委还笑着说,跟农场的犯人提起王半仙比狱警管用,不用吓唬他们,永丰从无一个犯人能逃跑成功。

政委的说法既令我半信半疑,也令我对此人进一步产生了关注的兴趣一一难道小小的五大连池市竟然真有这样一个奇异人?

于是有一天,我叫来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滕贞甫,一个聪明干练的年轻人,他机关应用文写的不错,业余还喜欢舞文弄墨,在报刋上不时有文字作品发表。他是我到任后才提拔起来的新干部,是我比较信任的人。(顺便说一句,这位笔名“老藤”的他现在仍然在工作,是现任的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      

我交代小滕,你替我去办一件严肃又必须保密的事情。我将一个纸条交给他,上面有我事先写好的我的公历出生年月日。

我交给他后,特别慎重地嘱咐他说——你对他不能提我,你就说这个是从你山东老家寄来的,你的亲戚。不是人们都说王恩庆会看吗?你就让他测测此人,看看前途如何?

小滕答应说晚上下班后就过去找他。

我记得那天当晚是个无月漆黑之夜。小藤去拜访了这位传得神乎其神的王先生。       

以下是小藤回来向我汇报的内容:

王恩庆小心翼翼地开门接待了小藤,他接过纸条仔细看过,听完小藤的说辞,思忖了几分钟。然后这位王半仙郑重地将纸条放在桌面上。

他端详了一会小滕,忽地一声冷笑说——这哪儿是你山东什么亲戚呀!你是懵唬我啊!这是咱们市委书记黎晶的八字。

滕贞甫说,当时他听这话后,顿时倒吸一口气,被惊得目瞪口呆。

缓了一下神后,他毕恭毕敬地问王先生:王老师,那您能不能跟我说说黎书记的前途如何呢?

王恩庆笑了。他说:这我可不能跟你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有机会当着黎书记的真人面再说吧。

听完小藤的汇报,从不相信歪门邪道的我,也有点不知所从了。我想,就算王恩庆能知道我的生辰一一任职简历上可能有。但全国全市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多了,小藤的同事和领导也为数不少,而他怎么一下就能一口断定那就是我的生辰八字呢?

4​

我决定找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这位“半仙”,一辦真伪。

为了尽量缩小影响,我让市委办公室事前做了一些较周密的安排,轻车简从,封锁消息。选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侯,在小藤引导下,我跨入了老王家那个让人难测高深的农家院子。

​王恩庆把我让进了他自己住的小屋。看上去,王恩庆五十岁左右,略显单薄清瘦,一个大众常规的脸,看起来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见面后沒有寒喧,谈话直入主题。我说久闻你大名,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他单刀直入地就谈了我的从前,包括我的家庭情况,婚姻子女,乃至包括一些很私密的个人的事情。他的似乎无所不知,当时让我简直瞠目结舌,百思难解。

王恩庆说:黎书记你在五大连池的政绩,百姓有口皆碑,你如今是全省政界的一颗新星。但是恕我直言,你干的就是再好,也不会在本省再得到提拔。

我问为什么?

老王就一二三四地讲出官场中近期与我有关的一些事情,包括我面临的矛盾、争议、非议和纠纷。这些情况,有些我只有隐约感觉,自己也不明其就里。但是他却能一一娓娓道来,以至什么人是给我助力的贵人,什么人是相克的小人云云。

最后他说,其实这些对你都不重要。三年之内,你一定会举家南迁。

我惊讶地问他,我南迁去何处?他说目前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听完他的话之后,我心里有些沮丧,而且十分不悦。

我心想,自己久已立志要在黑龙江干出一番事业,怎么可能三年内就会离开五大连池这块好山好水的火山宝地呢?       

离开王恩庆家回来,我半夜未成眠。对他的话我心存极大的疑惑。

如果不信他——为什么他居然能说出我那么多过往之事和家事?这些事情我甚至从未对外人讲过。但若说可信他,我却从来没有考虑以后离开此地。

实际上,当时我并不相信会有这个结局。

 

5

1991年中央组织部决定在京举办一期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班,每省仅有一个指标,参加者作为提拔对象直接进入中央党校的地厅干部班学习。

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经过选拔,决定派我去参加学习。黑河地委领导也已经同意,认为这也是地区的一种荣誉。

当然,此事对我个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第一有机会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镀金,是当年多少青年干部的梦想。其次,此行对我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意义。我的父母年事都已高,疾病缠身,如果我在京学习一年即可以有机会侍奉父母,尽尽孝心,一补过去二十年身在边疆对二老的亏欠。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的此行成行,那么从党校毕业之后则时间已过三年,王恩庆所预言的我会在三年之内举家南迁,就只能当作一个笑谈。

不久,我就接到了中央党校的入学通知书。我立即安排预订了进京的火车票,只待按时启程。但是没有成想的是,突然平地一声炸雷,破灭了我的进京学习之梦。原因是黑河地区的领导班子在我行前突然有变。

新到任的黑河地委书记到任后,专门约我见面谈话,他表示:目前不同意我进京去学习。理由是他新到任,需要我帮助,而且五大连池的工作也不能离开我。

尽管我再三申辩和恳求,结果全然无效。我感觉这位新领导是如此不通情理,我这个不懂官场潜规则的北京知青,当时几乎与他闹翻了脸,谈僵了。

进京学习的好事,也就瞬间变成一团泡沫,然后彻底破灭。回到五大连池后,我的心情低沉压抑,陷入痛苦。

但是,​五大连池毕竟是黑龙江的一块风水宝地,是具有独特火山地质、地貌和丰富资源的著名风景名胜区。每年来这里观光考察的领导和文化人都有很多。

恰在此时,何新先生到来了。

6​

记得那件事也很奇怪。我和黑河地区那位新领导谈崩回来后,曾经见到王先生,他安慰我不要沮丧。

那天晚上,老王特地去找小藤,关照他告诉我,这两天北京就有人来。请黎书记特别注意迎候。最好是去招待所住。

后来与何新相识的过程,老何的文章里已有介绍。

在何新先生从五大连池走后,还有一些北京市的领导,包括东城区委书记、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兼通县委书记等先后到五大连池市考察。作为北京的同乡,他们听说我的事情后都很同情。尤其是通县书记卢松华,那是我原籍的父母官,我以前在黑河地区工作时与他即有交往。他们都表示,有机会愿意助力将我调回北京。

在何新兄及上述领导的关注下,尽管我做梦都没想到今生还能回北京工作,结果仅仅三个月时间便大功告成。

7

一纸调令果真从北京飞来——是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发给省组织部的红头商调函:关于同意引进北京知青人才,同意接收黎晶同志全家进京安排工作的通知。真是喜从天降呀!

1993年的春天到来了。但是,3月间的北大荒的清晨,仍十分寒冷。

临行那一天,我五大连池的家门口,一早起来就拥满了前来送行的当地百姓。我含着热泪和已经相处三年的父老乡亲们握手道谢告别。

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看到了王恩庆,他居然也挤在人群中前来为我送别。我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他笑一笑,没有言语,表情十分复杂。他给我手中塞了一个纸条。但当时人山人海,我来不及看,也无法多说什么。等我就要登车,回转身再想与他告别,他人却已经不见了。

 一辆丰田中巴载着我们全家及行装驶向北京。

坐在汽车上,我打开了他给我塞的那个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此行回京必有重用,最终归宿是文艺。

然而我又有疑惑,我一直的期望是继续从政,怎么以后会与文艺打交道呢?

回到北京后,我就在北京多个郊县区辗转任职,工作调换了多个岗位。

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听说王恩庆来京,但是他没和我联系。北京太大了,人海茫茫,我后来与他即无缘再见面。不仅如此,最近的二十年,我与何新兄实际上也是我忙他也忙,因此闻声不见人,多年里中断了联系。

2011年,我从北京市文联第七届驻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任上办理了退休手续。而我最终的工作岗位,确实竟然就是北京市的文艺圈——正如老王塞给我的那个临行赠语。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可惜,当年老王最后交给我的纸条没有保存下来。不然留到今天,会是对生活中曾确有如此奇异之人的一个有趣的证物了。

以上所记述,是因我读了何新兄那篇《奇人王恩庆》之文后,有感而引发的一些回忆,也算是对于我们两人这位共同朋友的一个纪念吧。

2018年9月23日夜记于北京寓所】

转自

黎晶:我所了解的奇异人王恩庆

作者:黎晶

(原任黑龙江五大连池市委书记,后任北京延庆区、门头沟区区委副书记,退休前任北京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1

近日,何新先生的微博发布了一组回忆文章,文中述及我在五大连池工作时,曾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异人王恩庆。此人能够神准预知人事未来,貌似神话。因之此文发布后轰动一时,引起许多人来向我询问真假。

文章的起因,其实是由于几天前我曾经与何新兄通了一个电话。王恩庆确实是经我介绍给何新的,此后老王的命运即发生重大转折,泾渭分明。而故事发生的起点,则是在我当时任职的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

何新先生的文章已经讲述了关于他与王恩庆认识后的一部分故事。至于王恩庆之前的故事,则我知道更多——其中有些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有些是我当年在当地听到的一些传说。       

何新兄近日又跟我通话,提议说,你不妨也把老王的前事写一写,可以作为野史,至少可供有兴趣者解闷儿。也好,反正我现在也已退休,无官一身轻了。  

故事始于1990年春。这一年我接到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的调令,我由黑河地区行政公署经济技术合作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的职务,转调为中共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任市委书记。作为一个下乡北大荒已经二十多年的老北京知识青年,当时我还处在39岁风华正茂的年龄。      

到新工作岗位后,我初次担任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但也是孤身一人独闯入一个陌生的政治生态。所遇到的困境可想而知。好在经过一年多的辛劳工作,在新地方也还是干出一点业绩,政声鹊起。(可参看当年黑龙江日报的通讯报道“一座新火山的传说”,还有《人民文学》杂志发表的关于我的报告文学“跨世纪的人”。

​工作之余的闲暇之际,我常爱听市委办公室的秘书们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

有一天他们中有人告诉我,说当地有一个半仙之人,名叫王恩庆,有许多关于他的奇异到近乎离奇的故事。

那些传说的事情,听起来简直近乎神话。当然,做为一个市委书记,我是不会、也不可能轻信这种东西的,听听而已,然后就一笑置之——左耳进右耳出。

2​

但是五大连池市政府一位副市长家属突然遭遇了一次车祸。而围绕此事发生的一些传闻,却让我不能不设法要认真探个究竟。

那位王xx副市长的妻子生前是本市司法局的副局长。据说王恩庆曾预先告诉她本月某日不可外出她有血光之灾。不知她是忘记了那个黑色的日子,还是根本就没当回事不相信。那天她接到地区通知去黑河司法局开会,会议结束返回的路上,遭遇意外车祸身亡。       

一时间此事在市里沸沸扬扬传得神乎其神。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呢?说小了,这是传播迷信,说大了会动摇我们的基本信仰。我决定在追悼会上要和这位副市长认真谈一谈。        

我与王副市长谈话时,他似乎很淡定。悲痛之余,叙述了事情发生的前后过程。    

关于王恩庆其人的详细情况,副市长说他并不熟悉。其实王恩庆的本名和来历当地人似乎知道很少,只知道他在当地有个绰号是“半仙”。

王副市长的妻子也是本地人。前些时候她的娘家遇到点事情,有人建议她找王先生给指点一下。但是见面后,王先生 却说:妳娘家那点事是小事,妳自己最近却有灾缠身。如果妳能躲过此劫,娘家的事也会迎刃而解。本月X日妳不能出屋见光,24小时后就平安无事了。

妻回家后将此话当笑谈告诉了丈夫,但也随手将日子写在月份牌上。      

快到那一天的时候,王副市长还半作真半玩笑地提醒妻子,最好明天请假不要上班。但是无巧不成书,单单那天妻子接到地区司法局的通知,要她去黑河汇报工作。党员干部当然一切要以工作为重。关于那种所谓的预言忠告,自然她立刻就丢到了脑后。叫上司机她就去了黑河。却没想到回来竟然遭遇一场多车追尾的车祸,结果唯独她不幸身亡。       

对王副市长的这些陈述,我仍然表示不可能相信,我认为,这最多也只能说是一种巧合。因此,当时我即以党性原则告知王副市长,关于此事这些说法应该到此为止。以后不要散布,也不要传播。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绝对不能轻信这种无稽之说。

但是,纸包不住火。关于王副市长夫人的去世,还是在当地被人炒的沸沸扬扬地。

3​

围绕王副市长夫人离世的传闻,让我对本地这位“半仙”产生了一定的关注。     

有一天省劳改局永丰农场的政委来拜访我。饭桌之上闲谈,他也聊起了这位奇异之人王恩庆。

正如何新在他的文章里提到的,五大连池那个劳改农场逃逸的犯人均会在王恩庆的指点下被一一抓捕归案。

这位农场政委曾经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这是百分百的真实情况。政委还笑着说,跟农场的犯人提起王半仙比狱警管用,不用吓唬他们,永丰从无一个犯人能逃跑成功。

政委的说法既令我半信半疑,也令我对此人进一步产生了关注的兴趣一一难道小小的五大连池市竟然真有这样一个奇异人?

于是有一天,我叫来市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滕贞甫,一个聪明干练的年轻人,他机关应用文写的不错,业余还喜欢舞文弄墨,在报刋上不时有文字作品发表。他是我到任后才提拔起来的新干部,是我比较信任的人。(顺便说一句,这位笔名“老藤”的他现在仍然在工作,是现任的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党组书记。)      

我交代小滕,你替我去办一件严肃又必须保密的事情。我将一个纸条交给他,上面有我事先写好的我的公历出生年月日。

我交给他后,特别慎重地嘱咐他说——你对他不能提我,你就说这个是从你山东老家寄来的,你的亲戚。不是人们都说王恩庆会看吗?你就让他测测此人,看看前途如何?

小滕答应说晚上下班后就过去找他。

我记得那天当晚是个无月漆黑之夜。小藤去拜访了这位传得神乎其神的王先生。       

以下是小藤回来向我汇报的内容:

王恩庆小心翼翼地开门接待了小藤,他接过纸条仔细看过,听完小藤的说辞,思忖了几分钟。然后这位王半仙郑重地将纸条放在桌面上。

他端详了一会小滕,忽地一声冷笑说——这哪儿是你山东什么亲戚呀!你是懵唬我啊!这是咱们市委书记黎晶的八字。

滕贞甫说,当时他听这话后,顿时倒吸一口气,被惊得目瞪口呆。

缓了一下神后,他毕恭毕敬地问王先生:王老师,那您能不能跟我说说黎书记的前途如何呢?

王恩庆笑了。他说:这我可不能跟你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有机会当着黎书记的真人面再说吧。

听完小藤的汇报,从不相信歪门邪道的我,也有点不知所从了。我想,就算王恩庆能知道我的生辰一一任职简历上可能有。但全国全市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多了,小藤的同事和领导也为数不少,而他怎么一下就能一口断定那就是我的生辰八字呢?

4​

我决定找时间要亲自登门拜访一下这位“半仙”,一辦真伪。

为了尽量缩小影响,我让市委办公室事前做了一些较周密的安排,轻车简从,封锁消息。选在一天夜深人静的时侯,在小藤引导下,我跨入了老王家那个让人难测高深的农家院子。

​王恩庆把我让进了他自己住的小屋。看上去,王恩庆五十岁左右,略显单薄清瘦,一个大众常规的脸,看起来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见面后沒有寒喧,谈话直入主题。我说久闻你大名,有些事想向你请教。

他单刀直入地就谈了我的从前,包括我的家庭情况,婚姻子女,乃至包括一些很私密的个人的事情。他的似乎无所不知,当时让我简直瞠目结舌,百思难解。

王恩庆说:黎书记你在五大连池的政绩,百姓有口皆碑,你如今是全省政界的一颗新星。但是恕我直言,你干的就是再好,也不会在本省再得到提拔。

我问为什么?

老王就一二三四地讲出官场中近期与我有关的一些事情,包括我面临的矛盾、争议、非议和纠纷。这些情况,有些我只有隐约感觉,自己也不明其就里。但是他却能一一娓娓道来,以至什么人是给我助力的贵人,什么人是相克的小人云云。

最后他说,其实这些对你都不重要。三年之内,你一定会举家南迁。

我惊讶地问他,我南迁去何处?他说目前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听完他的话之后,我心里有些沮丧,而且十分不悦。

我心想,自己久已立志要在黑龙江干出一番事业,怎么可能三年内就会离开五大连池这块好山好水的火山宝地呢?       

离开王恩庆家回来,我半夜未成眠。对他的话我心存极大的疑惑。

如果不信他——为什么他居然能说出我那么多过往之事和家事?这些事情我甚至从未对外人讲过。但若说可信他,我却从来没有考虑以后离开此地。

实际上,当时我并不相信会有这个结局。

 

5

1991年中央组织部决定在京举办一期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班,每省仅有一个指标,参加者作为提拔对象直接进入中央党校的地厅干部班学习。

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经过选拔,决定派我去参加学习。黑河地委领导也已经同意,认为这也是地区的一种荣誉。

当然,此事对我个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第一有机会进入中央党校学习镀金,是当年多少青年干部的梦想。其次,此行对我还有一种更重要的意义。我的父母年事都已高,疾病缠身,如果我在京学习一年即可以有机会侍奉父母,尽尽孝心,一补过去二十年身在边疆对二老的亏欠。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我的此行成行,那么从党校毕业之后则时间已过三年,王恩庆所预言的我会在三年之内举家南迁,就只能当作一个笑谈。

不久,我就接到了中央党校的入学通知书。我立即安排预订了进京的火车票,只待按时启程。但是没有成想的是,突然平地一声炸雷,破灭了我的进京学习之梦。原因是黑河地区的领导班子在我行前突然有变。

新到任的黑河地委书记到任后,专门约我见面谈话,他表示:目前不同意我进京去学习。理由是他新到任,需要我帮助,而且五大连池的工作也不能离开我。

尽管我再三申辩和恳求,结果全然无效。我感觉这位新领导是如此不通情理,我这个不懂官场潜规则的北京知青,当时几乎与他闹翻了脸,谈僵了。

进京学习的好事,也就瞬间变成一团泡沫,然后彻底破灭。回到五大连池后,我的心情低沉压抑,陷入痛苦。

但是,​五大连池毕竟是黑龙江的一块风水宝地,是具有独特火山地质、地貌和丰富资源的著名风景名胜区。每年来这里观光考察的领导和文化人都有很多。

恰在此时,何新先生到来了。

6​

记得那件事也很奇怪。我和黑河地区那位新领导谈崩回来后,曾经见到王先生,他安慰我不要沮丧。

那天晚上,老王特地去找小藤,关照他告诉我,这两天北京就有人来。请黎书记特别注意迎候。最好是去招待所住。

后来与何新相识的过程,老何的文章里已有介绍。

在何新先生从五大连池走后,还有一些北京市的领导,包括东城区委书记、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兼通县委书记等先后到五大连池市考察。作为北京的同乡,他们听说我的事情后都很同情。尤其是通县书记卢松华,那是我原籍的父母官,我以前在黑河地区工作时与他即有交往。他们都表示,有机会愿意助力将我调回北京。

在何新兄及上述领导的关注下,尽管我做梦都没想到今生还能回北京工作,结果仅仅三个月时间便大功告成。

7

一纸调令果真从北京飞来——是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发给省组织部的红头商调函:关于同意引进北京知青人才,同意接收黎晶同志全家进京安排工作的通知。真是喜从天降呀!

1993年的春天到来了。但是,3月间的北大荒的清晨,仍十分寒冷。

临行那一天,我五大连池的家门口,一早起来就拥满了前来送行的当地百姓。我含着热泪和已经相处三年的父老乡亲们握手道谢告别。

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看到了王恩庆,他居然也挤在人群中前来为我送别。我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他笑一笑,没有言语,表情十分复杂。他给我手中塞了一个纸条。但当时人山人海,我来不及看,也无法多说什么。等我就要登车,回转身再想与他告别,他人却已经不见了。

 一辆丰田中巴载着我们全家及行装驶向北京。

坐在汽车上,我打开了他给我塞的那个纸条,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此行回京必有重用,最终归宿是文艺。

然而我又有疑惑,我一直的期望是继续从政,怎么以后会与文艺打交道呢?

回到北京后,我就在北京多个郊县区辗转任职,工作调换了多个岗位。

有一段时间,我曾经听说王恩庆来京,但是他没和我联系。北京太大了,人海茫茫,我后来与他即无缘再见面。不仅如此,最近的二十年,我与何新兄实际上也是我忙他也忙,因此闻声不见人,多年里中断了联系。

2011年,我从北京市文联第七届驻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任上办理了退休手续。而我最终的工作岗位,确实竟然就是北京市的文艺圈——正如老王塞给我的那个临行赠语。这难道也是巧合吗?

可惜,当年老王最后交给我的纸条没有保存下来。不然留到今天,会是对生活中曾确有如此奇异之人的一个有趣的证物了。

以上所记述,是因我读了何新兄那篇《奇人王恩庆》之文后,有感而引发的一些回忆,也算是对于我们两人这位共同朋友的一个纪念吧。

2018年9月23日夜记于北京寓所】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12d230102xqbe.html


------------------------------


◎好评 ◎编辑 ◎老版编辑 ◎删除 ◎屏蔽 ◎引用  本帖发于:18-9-27 16:37 : 返回首页 | 返回本版

阿慧

回复勋章常来勋章持久勋章元老勋章
等级:中将
积分:50339
活力:0
魅力:3715
主题:880
回帖:7167
精华:220
财富:4
注册:2007-11-24
泡点:7377小时
考勤:75天前来过
 资料 | 帖子 | 好友 | QQ | 短信 | 电邮 | 博客 | 相册 沙发 No.2

何新旧事杂忆:奇人王恩庆(上)

转载2018-09-07 10:52:19

何新:奇人王恩庆(1)

今天一早刚睁眼,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寒暄之后,却居然是一位旧日老朋友、当年的兵团知青战友黎晶。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没有见过面了,不知他从哪里搞到我电话。他曾担任北京门头沟区书记、北京文联书记。他告诉我,现已退休,经常四处旅游,舞文弄墨。我戏言:你别忘记,你还是我帮你调回北京的,我找的李锡铭和李志坚。他立刻答道,当然没忘!黑龙江那边也是你找了孙维本书记,要不省里不会放我。

这个电话忽令我忆及二十多年前的一位奇人,一段颇为奇异的往事。早就想为此人立一个传。今天就借这个机缘写出来。好在当年的许多亲历者当事人现在都还健在。当然,时过境迁,遗憾的是也有一些老朋友包括这位奇人已经作古也。

1991年夏季,我受国务院领导委托去黑龙江考察边贸经济,归途中路过黑河。是日晚餐中临时起意,决定连夜转道赴著名的火山小城五大连池看看。

说走就走,当地派了一辆北京越野吉普,冒着天上正在淅淅沥沥而下的微雨,省委办公厅派的调研处长孙伟化博士一路陪同我,连夜穿越了大兴安岭的莽莽山林,于次日上午驶抵五大连池市区。

一夜在车上打盹度过的,有些疲累,我们决定驱车直接去市委的招待所。对于初来乍到的我们,作为一组不速之客,这里是一个纯然陌生的城市。

但是一到招待所,就有人迎过来,说欢迎北京来的同志。市委黎晶书记昨天在招待所等您一夜了。这话令我们都感到诧异。因为当年不比现在,手机微信通讯便利。我们来此是晚饭时候临时起意的,出发动身时候已是夜晚21点以后了,来不及通知五大连池方面。市委书记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来意而且提前在招待所守候呢?

奇人王恩庆2

黎晶书记已经准备好一桌颇为丰盛的早餐。席间,他自我介绍说,他与我都曾经是兵团知青。几天前已经知道北京将会来人,昨天晚上听说我们过来了,他就离开家到招待所住了一夜准备迎接我。这些话令我十分不解,因为几天前我还不知道五大连池地在何方。昨天晚上在饭桌上也是临时起意才决定过来的。走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因此我们没有通知省里,也没有跟五大连池方面的任何人打过招呼。

我问黎晶:我们其实是临时才决定过来的,那你怎么可能提前知道我们要来?

黎晶笑说:我们这里有一个高人,他能未卜先知,知道过去未来之事。我也笑起来说:我不信。你瞎说吧?如果真有这样的人,马上带我去见见。

黎晶说:不急,你们路途劳顿,一夜也没睡好,先回房休息一下。

早餐后,黎晶把我送到房间,他把门关上。说:何老师,我和你说点私事儿,想要请你帮忙。

我心里有些奇怪,今天与他不过是第一次见面,相交不深,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

黎晶接着说:我当年也是北京知青,来到黑河地区插队,在这里已经20多年了。所有当年和我一起来到这里的同学之前都回去了。但我由于被提干了,现在又是这个地区的一把手,所以回不了北京。现在北京的父母年事已高,家中有困难。我想调回去工作,苦于没有门路。

我们这里那个高人指点说,最近北京有人要来,这个人能帮我。果然您就来了。昨天听说你要来,我赶紧过来,兴奋激动了一夜。

我连忙摇手推辞说,哎呀你搞错了,我一介寒微,无官无职,怎么帮得了你这事?

黎晶说:您别谦虚,那位高人每言必中的。我相信,您一定能帮我。他的话引起我的好奇心。我说,那不休息了,我们过去见见你说的这位神秘的高人吧。

黎晶说,您别慌,休息一下,这人经常不在家的。我回办公室联系安排一下,然后再过来接您。

奇人王恩庆 3

到了中午,黎晶又过来陪我们吃饭。他说王老头果然不在家,要晚上才回来。因此吃过午饭,带我们去参观五大连池的火山口和熔岩滩。

通过闲谈,我了解到了这个奇人的一些情况。王老头可能原来是个盲流(我始终不知道此人的真实来历),文革前流入到五大连池,以务农为生,在当地干些农活。

此人的奇异,就是据说开了天眼能知道一些过去以及未来的事情。他平常有时会对周边的邻居和乡民随口做一些指点。开始并没人在意,或者以为就是瞎说、笑谈,但是由于事后他的话往往被应验,于是在当地越传越神。

老头家里很穷,被他指点过的乡民们经常会赠给他一些财物。后来县里公安局知道了他的情况,怀疑此人是个神棍,有搞封建迷信活动之嫌,就安排县局的一男一女两个侦查员,携带一些钱物,伪装要来请老头指点迷津,准备在他收下财物后即拘捕他。

没想到,一见面后,不等这出戏开场,老头自己就开口说:“你们来抓我啦,走吧,我跟你们走。但是我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这顿时搞得侦查员很尴尬。他们只好解释并惊异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身份的。老头说,你们别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于是稍稍讲了每个人家里一些私密情况。公安人员大惊,只得回去如实汇报局里。后来局领导也来见过老头,以后竟然和他成了朋友。

有趣的是,五大连池附近有一个劳改农场。后来据农场的场长亲口跟我讲,如果有犯人在外出劳动时候逃逸,不管已经走多远,农场会来找老头,按照老头指点的方向和地点,一抓一个准,百分百可以抓回逃犯。因此这个农场逢年过节也经常给老头送些自产的米、面、猪肉和农产品。

所以老头虽然贫穷,但在当地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奇人王恩庆4

傍晚时分,黎晶带我和孙处长来到了王恩庆位于屯子里的家。

宅院很简陋,几间低矮的土坯草房。老头在屋外站着,见到书记和我们,就让进屋。黎晶介绍后特地说明,这位就是您说的那位北京要过来的客人。老头闻言,突然做了一个让人们不知所措的动作,他对我仆地跪倒,念念有词。

我们赶忙去拽起他,我说您老这是干嘛呢?为什么要这样?

老人说你是我敬佩的贵人。你了不起。

我说我一个平常人,有什么了不起?

他说出了两句话,当时就令我汗颜,而随行的人竟都拍起手来。这两句话是:“你可不是平常人。你居官不在位,出入紫禁城。”一个衣着褴褛的老农民,与我素昧平生,说出这几句话,令我不得不顿时刮目相看。

我忙说,王先生你请坐。但我不想让他对着众人继续多说,我说您有小屋吗?我想和你单独聊聊,向你请教。

老头把我让进一个狭窄的侧房,关上门。我说您再说说吧。老头眯眼看我,说出我的家事包括私生活,包括许多隐私,令我惊讶无比。

最奇异的是,他那时讲的有些事情,是在很多年后应验的。

我对这位奇异的有异知的农民感到惊讶,困惑,不解。

我说老先生,您能来北京玩玩吗?我回去想安排您来一趟北京。

老王说:谢谢,你是我贵人,遇到你,我的天门开了。但是他又似乎做一苦笑,说:嗨,不过那也可能就是地狱之门。

 


------------------------------


◎好评 ◎编辑 ◎老版编辑 ◎删除 ◎屏蔽 ◎引用  本帖发于:18-9-27 16:42 : 返回首页 | 返回本版

阿慧

回复勋章常来勋章持久勋章元老勋章
等级:中将
积分:50339
活力:0
魅力:3715
主题:880
回帖:7167
精华:220
财富:4
注册:2007-11-24
泡点:7377小时
考勤:75天前来过
 资料 | 帖子 | 好友 | QQ | 短信 | 电邮 | 博客 | 相册 板凳 No.3

何新旧事杂忆:奇人王恩庆(下)

转载2018-09-08 06:21:50

奇人王恩庆 5

回到北京以后,我把遭遇这位老农的事情讲给我的朋友徐荣祥听。我提议,要他派人把老头接到北京住一住,徐荣祥很感兴趣,爽然答应马上安排。

不久后,徐荣祥把老头接到了北京饭店,安顿住下。这是王先生第一次进北京。

为了测试这个老头的能力,我和徐荣祥曾经做了一个实验,我们从《辞海》和《世界名人词典》中抄录了一些著名人物的出生年月日,夹杂着徐荣祥家的保姆和家人的出生年月日,混在一起请老头看。其中有英国女王、日本天皇,郭沫若,鲁迅等。结果令我们大吃一惊。他说:这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中国的外国的,死的活的,谁都有啊,有皇上,女的,有写字的,有天子,还有小保姆。

徐荣祥当时官司缠身,面临诸多烦恼。老头说,放心,已经没事了,年底前所有的麻烦都会过去。以后中国搁不住你。你最后会乐着死去。”

多年以后,徐荣祥突然因食物噎梗而死。但是临终前在他身边的公子徐鹏多次对我描述过当时情况,说:“老爹在跟希拉里通了一通电话后非常高兴,回来就笑,一边笑一边说话,结果一口食物在大笑时噎住喉咙里了。”

徐荣祥告诉我,有一次老头推算他某日可能会要出门去北方,但是那一天不可去,会有惊险意外之事发生。徐荣祥把他的警告记录在日历上。

但是到了那一天果然有重要人物来京,徐荣祥必须亲自去机场接人。结果在北行的半路上他的座驾奔驰遭遇碰撞,车翻倒在隔离带上,他和司机有惊无险爬了出来。

奇人王恩庆 6

记得那一年徐荣祥把老王接到北京前后两三次。

来到北京以后,徐荣祥和我都引荐了一些自己的朋友一一其中包括不少的社会贤达、知名人物来与他见面,无不啧啧称奇。

中间发生了很多有趣而难以思议的事情,这里就不一一记述了。

在长期接触中,我发现,这老头文化水平不高,但语言机智幽默,他其实也是个很狡猾的人。他对陌生人,只讲一两件只有他自己知道然而却无关痛痒的事情,让你很震惊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对于每个人真正关乎生死的大事,老头并不是跟谁都讲。

但是有件事情还是值得一提的。 

侯耀文来看老头,见面他就逗老王说:老头我可不信你啊,你能看出我什么?

不知为什么,老头似乎不喜欢他。说,你这个人花心不小,你看好自己的女朋友。

侯耀文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是干什么的?

老头说:那不就是靠嘴吃饭,卖嘴皮的?

当时的五大连池还是穷乡僻壤,那个地方没有电视信号,老王家里穷也没有电视机,所以不知道相声为何物,也不知道侯耀文是谁,是干什么的。

侯耀文挑逗他说:你接着编,还能看出什么?

老头眯斜眼睛仔细看他一会说:我说一个事你别不高兴,你近期要戴孝。

侯耀文不以为然地说:这吓不了我。我父亲公众人物,他患癌症住院报纸上就有消息。你说这个懵谁啊?

老头冷笑一声,说:“我不知道你父亲是谁,但是”——

老头说这个时特地抬眼看一看我们说一一

“你就准备吧,你老人过了初一,过不了三个五。”

转过年的大年初一,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北京市领导人去医院看望侯宝林。侯宝林坐着轮椅,红光满面,精神很好,说感谢全国人民的关心,他身体恢复很好,很快还会回到舞台为全国人民演出。

我们看了这个节目后议论:老头跟侯耀文说的话失灵了,你看侯老很快就会恢复健康,要出院了。

没想到半个月后风云突变。1993年2月5日传来噩耗,侯宝林老先生于2月4日不幸去世——那一天是正月十三。果然过了初一没过的了十五。

我始终无法知道这究竟是一个巧合还是一种神测。

奇人王恩庆7

最后谈谈老头的故事的终结。

自从我们把王先生请到北京来之后,他在北京认识了不少新的朋友,其中不乏有钱的老板和高官。

以后几年,这些朋友又陆续地把老王多次接来北京。后来再来,老王已经不住北京饭店,什么香格里拉、首都宾馆都住过,有几次竟然住进钓鱼台国宾馆。

听说国安部有领导也曾经把他专门接过去待若上宾。

老头也经常会接受朋友们的一些礼品馈赠,但是他通常似乎拒绝收人的钱。有人做生意经他指点赚了大钱,要感谢他,他通常会让他们把钱捐掉或者去投资。所以他做了不少善事、好事。

省里也非常敬重他,后来他在五大连池有了新房,还有人给他接通了专线电话。 

有个香港的石油富商记得是姓宁的(据说曾经控制中国航空油料的进口市场),此人对老王奉若神明,毕恭毕敬,想把他请到香港去做自己的生意顾问。这个人我见过一两次。

记得大概是1997年春季的一天,我忽然在家中接到王先生的电话。

他在电话中说:何先生,我病了。

我感到很惊讶说:哦,什么病?要不要我过去看你,我把你接到北京这边治病吧。

老王说,不要紧,胃病,小毛病。我有个事情跟你说:以后如果我家人、孩子来找你,要你帮忙做什么,你不要管,都与我无关。

我听这话心里感到诧异,嗯嗯几句,没有弄懂他的意思。

不久,黑龙江物资厅厅长王惠群来北京看我,告诉我:王先生去世了。

我非常惊讶,怎么走得这么快啊?!当时老头岁数也不算太大,只有60左右而已。

王厅长告诉我,五大连池后来对老王很好。因为他生前给市里招商引资做了不少事,引进很多项目,促进了五大连池的经济。老王死前给市里提出一个要求,希望按旧风俗土葬,市里破例同意了。在山里给他批了一个墓地。

至于他是怎么死的?说来话长,也是一个故事。

奇人王恩庆8

王先生究竟怎么死的?以下所记则非我亲历,而是当时曾任黑龙江省物资厅厅长的王惠群事后转述给我的。

他说:年初,香港的宁老板已经给老王办理妥了去香港的全套手续,准备接他过去。

但是春节后,王厅长听说老王生病了,去五大连池看过老头,问他准备什么时候去香港。

老头说,必须等到端午节后。他说自己的命里有一座什么门,是他这辈子必须通过的。不通过他就会病死。过去了,则后半生一切顺利。过得去过不去,那都是命。所以他一定要等过了这个端午节后再说走不走的事。

端午节那天一切顺利。非常平静,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到了晚上老头很高兴。认为没事了,就想去附近的一座庙看看——庙里的住持和尚和他是好朋友。

没想到端午节这天,白天来庙里烧香的人很多,有人把香客送的香火钱偷走了。庙里就报了案子,紧闭上山门,而那大门平时都是不关的。

老头一看庙门关闭了,他就绕到庙的后面,后面山墙上有个洞,老头想钻过去。

不料后院有许多新来的保安,见到有人钻墙就来盘问,几句话说的不合,保安把老头当贼暴打了一顿,结果老头给打成了内伤,吐血。

送到医院去以后,老头拒绝住院也拒绝转院,拒绝动手术。回家自己练功,撑了几天,就匆匆去世了。

老头的遗言说自己平生泄露天机,该遭天罚。所以生病期间拒绝了一切朋友的帮助。

结语】

古人云:干天机者不祥,察知渊鱼者不祥。总而言之天机不可泄露。

我平生颇为有幸见过一些异人,但王恩庆先生是我所见所遇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古代历史中也记载过此类人物,如三国时的管辂,明朝的刘伯温等等。

经验主义哲学及认识论认为一切知识起于感知,不可能未卜先知。但此老却的确能不见而知,不思而明,所言必中,百不失一,而且屡试不爽。

但是老头无疑也不是神仙,肉骨凡胎,柴米油盐酱醋茶,日日不能少。老头无嗜好,不抽烟不喝酒,性情中人。他的知悟,究竟来自何方,对我始终是一个不解之谜。他也并非全知全能,否则就不会发生端午节那个事件。

这个世界的存在,其背后的神秘,比我们感官所感知,理性所认识的要远为复杂神秘。难道冥冥之中都有定数,而宇宙不过就是某种超智慧存在所设计的一场游戏,我们都不过是其中极其渺小的几粒貌似存在过的小棋子而已?!

人类呀,在神秘的造物面前,你既不聪明,也丝毫不伟大。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12d230102xnp8.html


------------------------------


◎好评 ◎编辑 ◎老版编辑 ◎删除 ◎屏蔽 ◎引用  本帖发于:18-9-27 16:43 : 返回首页 | 返回本版
访客发帖 | 返回楼顶


信息
快报
有新帖发上来了: ●赤峰市菩萨注意...李大志 ●●念佛人临终业障现前如何处理...郭迎金 
有老帖刚被顶起: ●心里有点不高兴,这就是造业!...末学 ●●日记:丢了1000块都心痛了,那如...末学 

妙音居士林--南无阿弥陀佛


妙音居士林06年至13年数据(当年帖子此处找) 妙音居士林13年至16年8月数据(当年帖子此处找)

妙音网祈愿正法久住世间。冀ICP备11021544号。 (赞助妙音升级开发) *安卓版妙音客户端下载*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包括助印经书法宝,合作护生等事谊可以恰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