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谆谆教诲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连载五

时间:2017-11-13 5:02:51  作者:妙音  来源:妙音网  浏览:2  评论:0  微信分享亲友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连载五

 

 拿香的手,念经的口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肚子很大,而且越来越大,跟一般女孩子怀孕几乎完全一样。日本大夫坚持要动手术,拿掉“肉瘤”。但这个会长大的硬块,也有大夫说是肝肿大,或脾肿大。

    爸爸因为从事抗日活动,被当时统治台湾的日本政府抓去坐政治牢,家里只剩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可怜妈妈。到底这个手术能开吗?这么小的孩子,真能动大手术吗?

    外婆和妈妈到处求神问卜,祈求神明做主告诉她。后来,我开了刀,因为大夫说:“开或许会活,不开则一定死”。外婆和妈妈只好认了。因为当时那般紧急,已别无选择了。

    我自出生没多久,便严重缺血、缺氧,所以,一直长大,一直在生病。大夫告诉外婆和妈妈说:“这么虚弱的孩子是铁定养不活的,即使硬撑,也不可能长大成人,又纵使能长大成人,也是没用的药罐子,一个废人罢了。”

    外婆和妈妈还有爸爸都为我吃长斋,并且虔诚皈依佛门,每日烧香、念经。

    我到了小学四年级,不知为什么,整整躺在床上一年,全身一点体力也没有。

    外婆和妈妈每天扶着我下床,教我学习三跪九叩,教我打起精神拿香,教我念经、念咒。可是,我一直动不动就高烧到胡言乱语,两手不听使唤。

    外婆和妈妈轮流守在病床。

    外婆习惯喃喃有词地念些小段经文,加持一些短短咒语,为我祈求神明的庇佑呵护。或许,又烧又烫的体温使头脑热昏了。我很令老师失望,竟然都已十一岁了,连基本一、二、三都教不会。

    外婆安慰妈妈说:“这孩子能活就好,其它就随缘了。”外婆相信我只要能保持一双干干净净能拿香的手,和一张干干净净能念经的口,这一生就可以平安了,其它的懂不懂都没关系。

    我早晚静静躺着,似懂非懂地听外婆缓缓解说什么是拿香的手,什么是念经的口。

    外婆说:“拿香的手,要干干净净,不偷不窃外,还要不杀生,不伤害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不攀折花草树木,不打人,不拍桌子,不做对不起父母的事或坏事。

    又说:“念经的口,要干干净净,不说脏话和谎话,也不说气话和骂人的话,不挑拨是非,不欺不骗,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只真不假。”

    我每天听,每天昏沉中,一字一句地尽量吸收,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外婆九十二岁逝世为止。但这些千叮咛又万叮咛的庭训,直到我今年六十二岁了,仍在我耳朵里萦回不断。

    我因为身体太弱,一直到大学毕业,在家里都由外婆陪我睡,每次外婆都十分不放心地紧紧搂抱着我,怕我半夜突然断了气。

    外婆临终告诉妈妈说:“这孩子一定会活下去,因为这孩子有一双拿香的干净手,和一张念经的干净口。”

    其实,从小到大,我的病都没改善,也没什么进步,除了输血、吃药、打针,还是输血、吃药、打针。

    我高二升高三时,因缺血缺氧而无法发育,导致身体失常,又病了一年多。

    在我三十六岁时,我因延误输血,而昏迷长达十一个月,成了植物人。

    到了四十四岁,我整年高烧不退,找不出理由,前后病了十多个月才下床。

    五十四岁到五十八岁间,开了一刀又一刀,以医院为家。

    六十一岁因缺血、缺氧,引起下肢严重溃烂和坏死,一样开了一刀、一刀又一刀,治疗十六个月,到出院回家,仍然下半身瘫痪,无法自己行走。

    以上就是所谓的海洋性贫血成绩单。

    医生说:“这样的身体真值得您活吗?”

    大家都不相信,我能在这样的生生死死中,荀延残喘地活到今天这个年纪,而且还成家立业,儿女成群。

    外婆说:“每个人都有天生的任务和使命,也都有他降生世间的特殊理由,谁也不能取代他的角色,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勇敢地活下去。”

    很多人问我撑持到六十二岁的秘诀,我说:“一双干干净净够格拿香的手,和一张干干净净够格念经的口,如此而已!”

    您相信吗?真的,就只有这样而已!

 

新  年 

     新年要有新脸。

     经典上说 “佛心佛相”。也就是说:存什么样的心,便显现出什么样的脸;而有什么样的脸,便过什么样的日子,出什么样的事,碰什么样的命与运。

    美国总统林肯说:“自己的脸要自己负责。”当然自己的幸与不幸,富与贫、成与败或顺与逆,也都是自己主导出来的,当然也都该自己负责。

    新的年要努力出一张新的脸。不是愁眉深锁的苦瓜脸,而是充满喜悦的圆满脸,是既幸福又幸运的慈祥脸、这样,您改变了您自己,包括健康、财富、名誉、地位等等,也改变了您周遭的整个世界。

 

为什么要戴佛珠? 

     “佛珠”的本意是“弗诛”,戴在身上随时提醒我们:不可诛杀任何有性命的东西,包括人、动物、植物,而且要想尽一切办法来维护对方的生存,让他们也能安心地活下去。

     有些人原本有很长的寿命,可是他却诛杀太多的小生命,使这些小生命都没有能够活到它们该活的岁数,所以,神把这笔帐记到他身上,把这些小生命短少的岁数,从他的寿命中扣除了,因此,他便变得很短命。

    有些人原本只有很短的寿命,可是他不但很疼惜一些大小动物、植物的生命,而且很有爱心地照料它们、呵护他们,使它们的寿命延长了,增加了。这些延长的、增加的寿命,神也分毫不少地算在这人的生死簿上,使他的寿命也随着延长了,增加了。

    人之所以会死,不是因为他得了不治之症,而是因为他的阳寿已尽。很多人车祸死,坠机死,或各种意外,而突然一命呜呼。这些人并没有得什么不治之症,但该死的时侯,也一样死了。

    人应该自己去努力一点一滴地延长增加自己的寿命,为延长寿命与增加寿命最好的方法,便是不杀生,而放生。

    当您不杀生,阎罗王也必不杀您;而当您放生时,阎罗王也必放您一条生路,让您活下去。

    我是一名绝症病患,出生时便得了海洋性贫血,而被医生宣告死亡。我的骨髓没有造血功能,所以,不到周岁便靠输进别人的血液来维持危脆的小生命。我外婆和我母亲,曾走遍全省各大小角落访求名医和秘方,希望能治好我的病,但直到今天,仍然是“医药罔效”,除了消极地输血外,还是输血。

    我外婆和我母亲千叮咛、万叮咛,总是要我不可伤害任何有性命的东西,要我想尽办法来保护一切有性命的东西,让他们平安地活下去,这是一命抵一命,并为我带上佛珠,以提醒我:千万不可犯杀生戒。

     我从小便经常昏迷不醒或休克,医生总是警告我妈说:“这孩子没有明天,没有未来。养也是白养,活也是白活,何必花这么多钱来硬撑呢!不如放弃算了,也才不会拖垮一家大小的生活和生计。”

    但我还是活了下来,虽然很辛苦,很辛酸!很多人问我:“您能存活到今天到底靠的是什么?”我说:“佛珠——永不杀生的誓言和终身戒严。”

    希望您也能戴上佛珠,也能守不杀生戒,这是自己对自己的誓言。只要能如此,相信您必能增福添寿,而顺利成家立业,儿孙绕膝,并长命百岁。

    谢谢您!

 

附:杀生的定义 

     一、杀人性命:杀死有性命的东西,使活生生的动植物,丧失宝贵的生命。

     二、夺人生机:剥夺别人赖以维生的机会或工作。

     三、断人生路:使人或动物无路可走而陷入死亡,如塞蚂蚁穴等。或买卖杀价,使人血本无归,无法养家活口。

     四、逼人走上绝路:或言语,或肢体行为,使人受刺激或严重伤害,而活不下去。

     五、抢人生意:买卖时不择手段,或争或抢,使别人之生意,落入自己手里。

     六、窃占救济金:服务公职,窃占救济苦难之公款,使等待救济的人,失去救济。

 

念  佛 

     我从来不相信念佛会有什么用。

     小时候,外婆为我每天念佛,妈妈也为我每天念佛,但我总觉得这只是愚夫、愚妇的迷信,哪会有什么用呢!输血还是输血,排铁还是排铁,根本没有念出什么效果来。所以,外婆念,妈妈念,要我跟着念,我也听话,乖乖跟着念。但在我内心深处,我可说很不以为然。

    毕竟,一张嘴巴整日念个不停,就这么简单,真能治病救命,岂不太过便宜了!

    今年七、八月间,我因地中海贫血症引起下肢严重溃烂而逐渐坏死,经过三家大医院诊断,都认为非截肢不可。我因“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而请求主治大夫准我请假回家以征求父母同意。大夫说:“如果您父母不同意,就可不用截肢了吗?”没想到我爸妈很开明,认为下肢既已溃烂到这般地步,大夫说该切也只好切了,又能奈何!

    我排定次日清晨七时开刀。我想,明天起我就是一名没脚的残障者了,我如何自己调适呢?我请家人用轮椅推我下楼去散散心,因为开刀后,最快也得再躺二十五天才能下床。我到了中庭有阳光的地方,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个个都有脚,我好郁闷唷!或许,越看越触景伤情,我便要求回病房休息。就在这时候,有个人丢了一卷不要的录音带,据说是为家人助念佛号的,但家人已经往生了,所以,拿下来丢了。

    我捡了起来,觉得从自己出生到今天,身边总是外婆喃喃不断的念佛声,现在外婆也往生了,不禁唏嘘地自己叹气。为了怀念外婆,特别是明天一大清早便要截肢了,更加怀念疼我如命的外婆,于是顺手便把捡来的录音带放进录音机里,跟着唱念“阿弥陀佛”圣号,隐约间似乎外婆就在我身边。

    就这样,我六神无主地一遍又一遍地念,想着外婆,想着明天就没了的脚,我好无奈,我好无助唷!

    当天深夜,好几个大夫还来小心查看伤口,研究截肢之切割部位,与清除烂肉之细节等问题,并由实习医师在伤口上打了好几层弹绷,据说这样才不会在明早刷洗时,不小心被消毒水溅湿弄脏。第二天,我一大清早六点多便被推进手术室,我的脚被倒吊着刷洗,一次又一次,细心到几乎连皮都快被刷掉了一层。这般刷洗后,大家便静静地等候着主刀的大夫、麻醉师以及其它重要的助手。当时,我早已怕到有点神智不清,朦朦胧胧中,透过满眶泪水的眼睛,看着自己被倒吊着的脚,活像被宰杀的畜牲被倒吊在屠场上或市场肉架上一样。我不禁自己暗暗饮泣,我想:我一生从没伤害过任何人或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为什么今天会凄惨到这般地步呢?

    终于,主治大夫来了,带着五名助手。打开裹在脚上溃烂伤口的弹绷,突然一声惊叫,把我从半昏迷中吓醒。原来是主治大夫的声音:“这会是烂脚吗?怎么好好的?” 一大堆人全围了上来,你一句,我一句:“明明是烂脚,怎么不见了?”

    奇怪固然奇怪,主治大夫还是决定原封不动地把我推出手术室。随后会诊的大夫也与主治大夫多次会商,并一再复验伤口,一致认为目前这种情况应可确定不用再动任何手术了。于是,正式通知我第二天办理出院。

    我到今天仍然不能自由行动,也不能自己行走,因为内部溃烂掉的肌肉,受制于地中海贫血症严重缺血、缺氧的影响,一直不能顺利长出新组织,但我外部的伤口却已完全自己愈合了。我实在不知道,或许永远都没有人能够知道,我那溃烂坏死到无法收拾的伤口到底跑哪里去了?

    我真的是念佛念出神迹来了吗?如果我这不曾念佛的“现代科学人”所念的佛都这般有用,那一生十二万分虔诚礼佛、念佛的外婆和妈妈所念的佛,无疑地、必然更有感应。我想,我能存活到今天,或许这就是其中的一大理由吧

    您念过佛吗?真这般有用吗?科学上可解释得通?医学上站得住脚吗?

    我一头雾水,十分莫名其妙,到今天虽然请教过不少宗教大师,却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无法找到真正的答案。我听某些修行人说:“这是心诚则灵,无足为奇。”也有友人说:“这叫无念念,无修修,当然可以感应天地,而化腐朽为神奇。”不过,这些大道理似乎都太深奥了。整个事件对我而言,只是偶尔捡到一卷录音带,随口跟着念罢了。

    附注一:本文所述手术进行过程,乃系病人亲身之现场记忆,如有不合医学专业知识之处,亦非病人所能过问。或许每位大夫之手法与处理方式各有千秋,而病人之病情,又人人不同,故未能墨守成规而一丝不变吧!

    附注二:我念佛只是念佛,从没有任何其它念头。我不知念佛有什么用,所以,不为任何目的而念,自始至终,一片空白。

 

成人与成佛 

    最近有很多读者到一行慈善之家来探望我,他们都很热诚地劝我要好好修行,要好好念佛。

    说来惭愧,我不但一点也没修行,而且从未想到要成佛,所以,也很少念佛。

    有一些慈悲的师父更是告诉我只要肯认真修,来世必定会转生更美丽的小姐,并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女转男身,修得一副大丈夫相。

    我说:“感谢师父,但我这一生已很知足,很满足,不再贪求了。来世我还想当女生,当我现在这个角色。特别是我还要继续当我外婆的宝贝心肝肉,当我爸妈的女儿,当我另一半的终身伴侣,当我五个孩子的妈。真的,就今世这样子,我便很知足,很满足了,因为我时时刻刻都感到我好幸运,好幸福!”

    师父们听了,大多摇摇头,觉得我实在太不上进了,甚至觉得我已无药可救。

    古人说:“钟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强也。”或许我只配成人,不配成佛。

    记得我师父还未弃我而去时,就每每问我:“你想成什么?”   

    “成一个人。如果可能,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真正义人。”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圣经·创世纪》第十八章第廿三至第卅二节说:一个地方,若有一个真正之义人,神决不毁灭这地方。而且为这义人的缘故,神还会庇佑这地方,让所有的百姓都能和平、安祥、圆满、幸福。

    我十分笃定地向我师父保证:“我一定要以一生一世的努力,来使自己成为神心目中真正不折不扣的义人,这样台湾就有救了。神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诳语者,神一定不会说谎的。只要我能做到,神也必定会信守他的应许而庇佑台湾,决不致让台湾灭亡或毁于战乱兵火,这样我们台湾所有的百姓,也就可以永保幸福了。”

    师父听了,摸摸我的头勉励我说:“小尼姑呀,好好加油吧!成人可是比成佛难哟!”

  附注一:《圣经·创世纪》第十八章第二十三到第三十二节:“亚伯拉罕近前来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么?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么?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么?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亚伯拉罕说:我虽然是灰尘,还敢对主说话。假若这五十个义人短了五个,你就因为短了五个毁灭全城么?他悦:我在那里若见有四十五个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又对他说:假若在那里见有四十个怎么样呢?他说:为这四十个的缘故我也不作这事。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容我说。假若在那里见有三十个怎么样呢?他说:我在那里若见有三十个,我也不作这事。亚伯拉罕说:我还敢对主说话,假若在那里见有二十个怎么样呢?他说: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他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

  附注二:如果我百年之后可以选择的话,我最想做的就是当土地婆,我要保卫台湾这块土地,并呵护这里的百姓。我要让台湾永远成为风调雨顺,且人人和平、安祥、圆满、幸福的人间净土与乐园。

    又如果还可以兼的话:我好想当台湾六道众生的亲妈妈,即“恒以诸佛之悲心,永为众生之慈母”。

 

放生与成全

    由于承接的案子大都是日本客户、德国客户或美国客户,要求的水准比较高,所以,我的国际专利事务部门,一向采用非常昂贵的世界级制图仪器,并投保了巨额的安全险。

    有一天,突然发现一套全自动的新型电脑制图仪不见了。为了自律自清,全体同仁都主张尽速报警,以便早日把窃贼给逮捕起来,也好在对方销赃之前,找回失踪的制图器材。

    但我不希望自己的同仁成为阶下囚而毁了一生的名节。我认为自己同仁的人品人格,比这昂贵的制图仪还昂贵。我实在不忍心去报警,也不请求保险赔偿。

    我约略知道会起贪念的大抵是哪些人。特别是我收容的一位越南难民,他从越南逃亡来台湾,举目无亲,潦倒到流落街头且贫病交加。我给了他一栋差强人意的宿舍,给了他一个可以糊口的缺,但他似乎很不满意,随着生活的改善,需索越来越大,真是欲壑难填。

    仪器丢了,这位越南同事也辞职了,这哪会是巧合呢!

    有同业来查询这同事的言行资料,我都不准我们的人事部门揭他疮疤,希望放他一条生路,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一生不伤害人,也不背后出卖自己的同事。

    约莫一个月左右,有个同业经好友辗转介绍来拜访我,因为有人向他们兜售一种非常昂贵的全自动新型电脑制图仪,他们不懂如何使用,也不知开价合理不合理。

    这位同业说,这么高级的器材很少有人舍得用,但他知道我曾进口过一套。

    我听了这同业的简介,我心里有数。但我知道向他们兜售这仪器的人,目前的处境很拮据、很紧。我实在狠不下心来断他生路,也实在狠不下心来毁他名节,我真的做不下手。

    我告诉这同业:“这个价钱很便宜,值得买。如果有不会用的地方,还可以找我们支持。我会派我们的人去免费指导,就请放心把这仪器买下来吧!”

    后来,这同业果真接受我的意见把这仪器买了下来,但他们没有人会用,卖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用。

    我派人去支持,并带了一大堆重要组件,这些全是我怕失窃的心脏部分,特别秘密收藏在金柜里的。没有这些,即使偷走整套仪器,大不了也只是一堆烂铜废铁而已。我说:“以前,我进口过这种仪器,后来改换别种厂牌,留着这些也没用,就送您们吧!”

    这位同业好是高兴,而我也很高兴,因为我从此再也不用看到这些伤我心的东西了。随我前往支持的同事,回到事务所很不平衡地告诉我:“这明明是我们丢的那一套全自动新型电脑制图仪,机件批号也全对,为什么不报警把人给抓起来,把东西给追讨回来呢?”

    我说:“丢仪器是小事,丢人可是一生的大事,仪器可以再买,但人品与人格呢?至老至死都无法弥补。别拆穿对方,别为这区区几十万元去毁损一个人一生的名节,就放他一条生路,让对方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吧!”

    我这越南同事,现在旅居美国从事越南难民的救济工作,颇有地位,也颇有成就,而且儿女成群,家庭还算幸福。他多次要求我给他机会,让他归还当年他卖那制图仪的钱,他说他当时确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真的已经山穷水尽无路可走,才会做出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他偷”是他自己说的,我怎能确定真的是他偷的呢?我根本没有亲眼目睹,也没有任何证据,我怎能这样就入他于罪呢?

    犯罪的人自己说自己犯了罪,是不能拿来当审判依据的,除非我们能找出客观的证据。我多年来一直想忘掉这个人,也真的早已忘掉这个人。但二十年后,他却带了一家大小回台湾来看我,并且把我供奉成恩公来崇拜,很使我为难,始终不知该如何来面对才好。

    我说:“您说是您偷的,可是我不能说是您偷的。如果您真想赔我钱,就把钱全数捐给您那些越南难民吧!”我告诉我的同仁,怀疑只是怀疑,与事实尚有一大段距离。我希望我们不审判自己的同仁,也不定自己同仁的罪。所以,这人的所作所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为什么不让他自己去审判他自己,让他去定他自己的罪呢!

    我很诚恳地告诉我这越南同仁,我期待他永远是一个,人前人后抬得起头的正人君子,不管他以前做错过什么。古人说,“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就让过去的全都过去吧!

    每个人都不免有犯错的时候,但千万不可让自己一时的迷糊,永远成为自己一生无法摆脱的沉重包袱和负担。且一起来努力,让我们大家都忘了过去的他,而他也彻底地忘掉他过去的自己。

    当一切都变成新的,我们就重生了,就复活了。成全别人,又何尝不也是成全了自己。因为神总是按我们如何原谅别人,来决定如何原谅我们。何况,每个人都难免会有求人宽恕的时侯,您说不是吗?


标签:寿命 自己 一点 一滴 努力 

Copyright 2005-2017 Powered By 妙音网络 冀ICP备11021544号 公安部备案 35010402350175号

(助印经书与迎请经书请联系) 手机:18-65-0-054-11-8(网络方面管理和站务之事请联系手机)  妙音网微信公众号:miaoyinwang
随喜赞助妙音基金弘扬正法

简繁字体线路切换简体妙音网线路    繁体妙音网线路  直接进妙音新闻网中...   主持人发表弘法处...   妙音社区